资讯首页  >  市场动态  >  什么样的居住才是*好的?中国城市人理想居住报告

什么样的居住才是*好的?中国城市人理想居住报告

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12 09:38

什么是更好的城市居住生活?楼市正在慢下来。当房价不再激进增长并裹挟和挤压一切思考空间,城市当下的居住生态得以被再次审视:理想居住范式应当如何,当“房子回归居住本质”被频繁提起,城市人的居住空间离理想状态还有多远?

 

近期发起了“城市人理想居住模型”调查,通过25个有关当前居住条件和对未来居住空间要求的问题,了解不同城市和不同年龄的人们对心中*理想的居住空间的态度和想法,向城市发出关于“什么样的城市对居住更友好”的追问。

 

这是一次城市人、管理者和开发商对于居住消费升级的共同思考。当城市人不一样的理想汇聚起来,终将把城市带向我们想要一直待在这里的模样。

 

在两周时间内,我们收集到了2019位读者的有效答卷,他们来自186个城市,其中36.9%来自一线城市,34.8%来自新一线城市。根据对调研数据及安居客单日超过900万次的用户访问的分析,我们分别从房屋设计、小区环境与配套、城市区域选择、物业及中介服务等方面,梳理出城市人居住态度的新趋势。在调研数据基础上,我们也采访了来自一线、新一线城市的各年龄段购房者,进一步了解城市人居住需求的变化以及他们对待长租公寓、智能科技住宅、旅居等新兴居住方式的认可度。

 

基于理想居住模型问卷调查数据,《*财经周刊》联合安居客共同建立了一套“中国城市人理想居住模型”,从理想居住空间、理想居住小区、理想城市区域和理想居住服务四大维度出发,分别衡量城市的居住生活状态是否能契合城市人的居住理想需求。

 

调查数据显示,城市人更关注住房品质的同时,对空间格局需求变得更为复合;年轻人对个人空间的注重凸显,而有经济实力的60后人群对智能家居科技认可度已超8成。因此,在理想居住空间这一维度,我们衡量了人们对住宅内部的要求,包括房屋采光和朝向等基本设计,是否包含小书房等新兴空间,以及在智能家居方面的成熟度。

 

安全正取代绿化水平成为衡量小区宜居水平的首要因素。因此,一个理想的居住小区,除了应该有传统意义上宜居的环境和完善的教育医疗配套,还应该着力配置更有效的智能安防监控系统。

 

在更宏观的维度上,居住区域的重要性也日益增强。年轻人越来越意识到,在保证可接受的职住通勤距离前提下,选择有良好保值能力和商业氛围的城市区域,可以支撑未来更多的可能性。

 

城市人已认可为具有长远价值的居住服务支付溢价,良好的物业安保和规范透明的中介交易带来的安全感无可比拟。因而我们还设立了理想居住服务这个外部指标。尚未普及的品牌长租公寓也作为附属项被纳入模型,以鼓励城市对更多新兴居住方式的想象。

 

根据城市人对影响购房决策的多项因素做出的重要性评分,上述四项指标分别被赋予0.21、0.32、0.37、0.1的权重。后面的文章中,我们会详细展现每个维度的计算方式,同时展示不同人群对理想居住的期许和态度。

 

依据这个模型,我们就可以量化地评估你生活的房子、小区、城市以及所有你会体验到的居住生活方方面面,距离**的状态还有多远。

理想居住空间维度衡量住宅内部设计和设施的理想程度。城市人的消费决策变化正在带动居住本质的回归。在理想居住模型调查中,城市人认为房子本身的品质在购房决策过程中有21%的影响力。

 

 “小三房(小户型三房)”几乎成了城市人对理想户型的代名词。超7成人希望买三室户型,刘旻也不例外。1988年出生的刘旻曾在刚毕业时买了一个广州市*的Loft小公寓,一年多前她把它换成了一个90平方米的小三房。“二胎家庭越来越多,小三房总价低容易转手,愿意接手一居室愿意的人很少。”她说。

 

年轻人总是想再多要一个房间的,他们在私密空间待的时间越来越久了。在总面积一定的情况下,超过60%的90后和95后年轻人愿意把更多面积分配给卧室而非客厅。

 

新婚不久的郁蓝放弃50了平方米的小户型,转而选三房,重要原因是“不喜欢在家加班工作的时候跟人家共享一个空间。”90后和95后对独立工作区域期待值相比上几代人更高,需求系数仅次于一个通风大阳台。

 

新兴空间的接受度也在提高。过去被认为不适应中国家庭饮食方式的开放式厨房,平均需求系数高于车库和储藏室。

要判断自己是否向往住进一个小区,城市人觉得60%的因素由小区环境决定。

 

出生于1960年代的徐菊英生活在上海,作为有能力接近城市居住品质上限的城市人,她却找不到太多能满足自己需求的小区来退休养老。在她看来,上海许多近郊新房局促且空气差,只有约在2000年到2007年间建的低密度住宅区能满足她对品质的需求。“城市应该让年轻人进来,我们出去,但却找不到地方了。”

 

容积率低于2.0的小区仍集中在黄浦复兴公园到镇宁路一带。徐菊英觉得,把年轻人挤到远郊、不规划提升郊区住宅开发的质量鼓励人养老,*终损害的是上海的城市活力。

 

郁蓝更是把宜居这一项权重调成了100%。仅仅是因为被小区安静的环境和绿荫打动,她便以2.8万/平方米的价格在广州近郊沙窖岛*东端的海怡花园买了二手房,即使这里到*近的地铁站需要40分钟。已经在一家知名生活方式杂志公司做到中层管理岗位,郁蓝能承担的居住开支其实不低,广州有很多区域供应在这个价格水平上的新房,但她还是坚持选择要每天过上“听风的声音”的生活。

 

 “它*大特点是安静。离理想生活更近,就是离跟世界有接触的生活更近,而不是离你的职场更近。”郁蓝说。

 

像郁蓝一样,许多人对于“宜居”的理解变得更宽泛了,现在城市人对住户素质的关注度则已攀升到仅次于安全的第二位。

当我们讨论城市区域是否具有魅力,衡量的其实是它能不能成为城市人对于理想生活追求的支撑点。

 

小区周边的生活方式丰富便捷度,有时比*商圈更能影响居住者能否从城市中感知幸福。

 

广深均衡的小商业发展更好地满足了社区消费需求。如果把各城市知名核心商圈刨除在外,一线城市里,依照餐饮、健身*、电影院、便利店和超市密度计算的生活便捷度排行Top10板块中,9个都位于深圳和广州。

 

住在市*安静的居住区依然是所有人的头等渴望,但调查中选择到近郊置业的人数已非常接近选择*居住区的人数。有84.7%的人表示,只要通勤距离在20*30分钟车程内,都可以接受。

 

出生在广州近郊萝岗的刘旻,第二次置业在家附近的小区买了一套全朝南的房子。她有自己的置业准则:房子必须自己愿意住、还要有保值能力。“我还很年轻,这肯定不是*后一次买房,我总是希望一次置业可以兼顾更多的可能性。”刘旻说。

 

年轻人更有意识选择有良好保值能力和商业氛围的城市区域。85后和90后已很少觉得自己是炒房客。比起传统意义上的“刚需”,他们不排斥想得更多,也更希望自己可以顺着城市的浪潮向上。在问卷调查中,有35%的90后和95后购房者,置业目的同时包括了“改善自住自住环境”和“保值升值”,这个比例比80后高3个百分点。

年轻人什么都想要,预算又有限。不过他们并非不愿意为有价值的的居住服务付出。有36.5%的城市人认为提升租房品质的长租公寓服务值得一试。

 

即将研究生毕业的王慰在杭州拱墅区的申花板块买了学区房,这里和西湖区一路之隔,但已不算传统*区。预算有限的她并不抗拒支付一些溢价。

 

“我觉得年轻人可能不会像中年人一样对价格特别敏感,我们心里对真正好的东西愿意多付出一点。”在王慰看来,正是自己留下了适当的溢价空间,给了中介更多种策略去帮自己介绍房源。

 

王慰曾在同一地段看上了一套每平方米单价低数千元的房子。但认真的中介告诉她,那套低价的房子物业和品牌都没有那么好,如果考虑日后置换问题,抗风险能力还是*后入手的这套更好。

 

在如今的城市人看来,若是中介能有规范可信的交易过程和良好的楼盘资源,佣金更贵一些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

不过,年轻人能付出的溢价还是太有限,远不能决定颠覆城市居住的智能家居技术什么时候普及。支付能力更高的60后和70后对智能家居技术的关注度远高于80和90后。

 

由于从事通讯行业的关系,仍在物色退休住处的徐菊英对智能家居十分了解,在她看来,智能家居发展缓慢的真正原因,是找不到合适的变现途径,70岁以上老人也没有意愿为此买单。“做个监控摄像头很容易,但谈到真正从小区和房子设计源头去考虑护老需求细节的,现在的产品设计差得太远,太远了。”她说。

 

“我们这一代老的时候要有质量地生活还太难。”徐菊英和朋友们并不打算指依赖独生子女养老,只是当他们打算组团找个地方互助养老,城市还没有准备好安放他们的居住理想。

 

觅房声明:此信息系 转载自其他媒体,版权归属于原作者,觅房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。


订阅信息

我们将为您保密个人信息!请填写您接受订阅的手机号码。

确定

订阅信息

感谢您的订阅!如有相关优惠信息我们将在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您!

恭喜您订阅成功!

窗口将在5秒后自动关闭…